第008章 英雄是痛苦的

女子被聂北搂得密密的,护住她滚到路边上,聂北周身骨痛,几处皮肤都划破了,火辣辣的,好在聂北原本是位军人,虽然在军校里呆的时间比在军营里呆的长,可也算是皮粗肉厚,这点小伤他还不放在眼里。而女子有聂北护住,虽然滚动得激烈,可她没受到什么伤,她惊魂初定,才发现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搂住,她知道是这男子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,可男女授受不亲,当街被一个男子搂住,她臊得慌,原本就红扑扑的圆嘟嘟十分可人的娃娃脸越发红润,慌忙的推开聂北站起来。 
  用那黑白分明的眸子四下扫了一眼,见大家似乎没对自己指指点点,她的心微微放下。 
  今衣男子骑在黑马上,看着四个落马倒地的家奴三个在呻吟惨嚎,一个昏死过去,他心里有气,睇着推车女子,待仔细一看时双眼不由得一亮,女子虽然穿着破旧老土,谁也不会多注意她,可仔细一看时才发现,女子犹如蒙尘的美玉,越看越可人。 
  被锦衣男子盯着,女子不由得把身子往聂北靠近些许,她虽然懂的事不多,但也能知道那锦衣男子要是以自己误人摔倒为借口纠缠自己的话,那自己就倒霉了。 
  锦衣男子越看女子越有味道,那股儿的朴素纯洁,他心不由得热了起来,看她穿着,以自己的家世要得到她实在容易过借火。他虽然有这个心,可是看到周围围观了这么多老百姓,他堂堂一个有名的上官县才子,怎么都不好意思去做。 
  而这时候有两人骑着两匹高头大马来到锦衣男子跟前停下,高声道,“一名兄,想不到能在这里遇到你这位名人,实属三生有幸……” 
  “宋兄过奖了,你我同是四大公子,田某何来名人之说。” 
  “今天你我不妨到万芳阁喝两杯清酒听媚媚姑娘唱上几首曲儿,又或许过寻春楼让菲菲姑娘跳上一支舞吹两曲箫,再吟诗作对岂不痛快?”
  “柳兄果然是快人快语,道出你我之心声,固之所愿不敢请尔,既然柳兄有此意,我田一名自然是无不应允,只是我四个家奴受了些伤……” 
  聂北见又来两匹马,三个人骑在马上夸夸而谈,离得远聂北听不到他们都说些什么,也不懒得听,不多时,三个人骑着马带着三个伤得很重一个不知死活的人了,临走前那锦衣男子回头望了一眼女子。 
  那些人都走了,女子打回城的柴被撞散一地,但从她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半点的火气,依然是心平气和温婉可人,只是俏生生的对聂北道谢:“刚、刚才谢、谢谢公子相救,小女子感激不尽。” 
  “不客气,谁见到你这么漂亮的女子都忍不住要舍身相救的,我幸运点出手罢了。” 
  聂北还是不太会说古话。 
  女子脸更红了,她想不到这个才救了自己的男子是个轻佻的人,她不由得偷偷的打量一眼聂北,她觉得聂北脸很英俊,可是却打扮很怪异,头发竟然剪成那样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岂能轻易折损?一身打满补丁的衣服,看来也是和自己一样贫苦。 
  女子发现聂北盯着她的脸直看,她心嘣嘣直响,不敢以聂北对视,只是羞涩的转回身去,然后去收拾散倒在地上的柴薪。 
  聂北也蹲帮她收拾,却无话找话说道,“你叫什么名字呀小……姑娘。” 
  差点说小姐了。 
  聂北不知道在古代直接问一个认识不久的女子名字是十分轻浮的,女子忸怩着还瞄了一眼聂北,还是回答他,只是声音小得很,“小女子姓宋,公子可以叫我巧巧!” 
  “喔,我还未介绍我自己给你认识呢,聂北,聂是聂北的聂,北是聂北的北。” 
  女子愕然片刻,继伸出一只手来半掩着红唇吃吃而笑,“哪有公子这样介绍自己的名字的。” 
  聂北嘿嘿直笑,他的名字本来就没什么噱头可言,平淡如水,除了这样介绍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,手脚快捷的帮她收拾着柴薪,两人闷头苦做事,散落的柴薪再一次被束成一捆捆的,接着聂北这个免费的劳动力再帮她把柴薪装上车。 
  聂北没觉得累,只是好奇的问道,“巧巧姑娘,你打这么多柴烧得完么?” 
  宋巧巧现在面对聂北没刚刚认识那么的害羞了,倒也敢偶尔抬起偶来望着聂北,声音柔柔弱弱,是个容易害羞的女子,“我是打柴到城里卖的,今晚是大年夜,明天就春节了,一些人家总会储备些柴薪的,价格也会比平时高点。” 
  卖柴?聂北微微错愕,继而是无尽的爱怜,“那你现在要把这些柴送到那里呢?我帮你!” 
  “怎么好意思麻烦聂公子你呢,我自己来就行了,我母亲有事的时候都是我送到城里来的,我可以的。” 
  宋巧巧大胆的注视着聂北,圆润可人的脸依然是红扑扑的,“承蒙聂公子刚才出手相救,小女子感激不尽,现在都快天黑了,想必聂公子的家人也等急了,就不麻烦聂公子了。” 
  “别公子公子的叫我,你看我,哪像个公子?倒像个叫花子,你再叫我公子我就无地自容了,你还是叫我聂北或许聂大哥吧。” 
  “好的聂公……大哥。” 
  宋巧巧看聂北的造型和打扮,实在和什么公子搭不上勾,顿时有点想笑,可又不好意思笑。 
  “放心吧,没事的,反正我也无家可归,去哪都是去,帮你就帮到底嘛,对不对?况且能和巧巧你多相处一段时间,我可求不得天天跟随在你身边!” 
  聂北口花花的说道。 
  宋巧巧羞答着头,小声说道,“聂大哥你怎么可以……这样说话呢,像、像个登徒子一样!” 
  宋巧巧说说到最后犹如蚊呐。 
  聂北却听得清楚,但他只是不在意的笑了笑,“来让我来,你在前面带路。” 
  在古代,有聂北这种脸皮和热情的人实在不多,宋巧巧拗不过聂北,只能空着手到前面去带路。 
  聂北推着整车柴跟在她后面,看着她那匀称的身段婷婷而走,圆圆的屁股轻微的扭摆着,可人的容颜回偶尔回过来对聂北轻轻一笑,宋巧巧这一回眸间所展示出来的风情让聂北觉得这车柴轻了不少,估计再多一车他推起来也不会觉得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