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 甜甜的巧巧

聂北看宋巧巧这么一副低着头羞红了脸的样子,忍不住伸手把她娇俏匀称的身子搂入怀里,柔声说道,“巧巧,你真美。” 
  宋巧巧更羞了,抗拒扭动的挣扎了一下,却不大用力,根本挣扎不了,仿佛是男性的气息熏得她身子越来越柔软,双手撑在聂北的胸膛上不敢乱动,嘤咛一声说道,“聂哥哥……你、你不能这样,你放开我。” 
  “不能哪样呀小巧巧?” 
  聂北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,他发现容易害羞和脸红的巧巧十分可人,她那份朴素的清纯和温婉总能不自然的让聂北想抱着她搂着她,呵护她。 
  “聂哥哥……” 
  宋巧巧羞答答的呼唤一声,仿佛是在表达她心里的羞赧和对聂北轻薄的抗议。 
  聂北伸手轻轻的托抵着她那圆润的下巴,抬起她那满是羞意的红脸蛋,只见她脸红如潮,双眼紧紧的闭着,那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,呼吸也有点慌乱,仿佛此时她的心一般。她羞得微微撇开头去,不让聂北火辣辣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脸。 
  看着她那红润的小嘴,忍不住用双手捧住她那可人的娃娃脸,俯去吻住她的嘴唇。 
  “唔……” 
  宋巧巧娇躯一震,整个人仿佛呆住一般,那双羞涩紧闭的眼睛轻轻的睁开,哀怨又柔情似水的和聂北的眼睛对视着,她看着聂北漆黑的眸子里散发着温柔和怜爱的光彩,她又羞涩的闭上了。 
  聂北紧紧的搂住她柔柔的身子,舌头在她的牙缝处打转,寻找着突破口。 
  可宋巧巧紧张得死死咬住牙关,聂北使尽浑身解数都不得入内,聂北松开自己的吻,轻声说道,“巧巧别紧张,别咬着牙。” 
  “聂哥哥,我怕!” 
  “别怕,松开嘴让聂哥哥吻您,很舒服的。” 
  聂北轻声劝导着。虽然宋巧巧长着一张娃娃脸,十分可爱可人,但她今年快十六岁了,在古代,十六岁的女子很多已经嫁人,并且生了孩子的都大有人在,所以聂北吻她虽然有种拐骗未成年的负罪感,不过这负罪感不重。 
  聂北再一次吻上宋巧巧那迷人的嘴唇,一开始宋巧巧还是很紧张,咬着牙关死死的,慢慢她放松了点,聂北逮住机会把舌头顶进去,纠缠着她的小舌头起来,一双大手不安分的伸到她那翘挺的小屁股上摸索。 
  宋巧巧双手撑在聂北胸膛上阻止两人贴得更近,根本顾及不了下面,也就任聂北在她那翘挺的屁股上为所欲为。 
  聂北兴奋的揉搓着宋巧巧的,嘴上忘情的深吻着,吸取着她的津液,宋巧巧身子越来越柔弱,最后几乎站不住脚,只能伸出双手搂住聂北的脖子不让自己滑下去。那双的玉女峰压在聂北的胸膛上,让聂北一阵舒服。 
  宋巧巧迷糊间感觉到聂北一只手从下面一直往上摸来,她急着喘气起伏,娇吟一声,一只玉女峰落入聂北的魔爪之下,宋巧巧忙伸下手来抓住聂北那只不安分爬上山的大手,但已经阻止不了聂北揉捏了,她无力的拔拉着聂北那只手,可聂北已经开始揉搓了,她娇躯一酥,鼻子呻吟出声,“唔……” 
  手也无力再抗拒聂北对她玉女峰的开发。 
  聂北直吻到宋巧巧几乎喘不过气来才松开嘴,宋巧巧急呼呼的喘着气,玉面仿佛一个熟透了的苹果,一张被聂北吻得有点红肿的小嘴微微的张着直喘气,双眼却不敢睁开看人。 
  “宝贝,舒服吗?” 
  宋巧巧根本不敢回答聂北的话只是把头埋到聂北的怀里,身体轻轻的扭动,嘤嘤的说道,“聂哥哥,你、你别揉、揉我那里了,我好、好难受。” 
  “巧巧,你这里还小,让哥哥我帮你揉大它,到时候超过你母亲……你现在,大了就漂亮了。” 
  聂北想起了干娘方秀宁的那对玉女峰,那才叫‘惊心动魄’呢! 
  “聂哥哥,你、你别说了,好羞人,唔……聂哥哥,你捏痛我了。” 
  “巧巧,娘呢!” 
  “娘去找单阿姨单大夫了!” 
  “啊,娘病了吗?” 
  方秀宁给聂北的感觉既像个慈祥的母亲又像个温柔的大姐,聂北很紧张她。 
  “不是啦,娘见你没衣服穿,想做两件给你,但是家里没布了,又没够钱买,所以娘进城向单阿姨单大夫借些布,等我们有钱了再还回给单阿姨。” 
  宋巧巧这时候慢慢习惯了两人的亲密接触,说起话来不再结巴了。 
  “借?” 
  “对呀,单阿姨是个大夫,贫困的人去她那里看病是不要钱的,只收些药费而已,她人的可好了,上次我病了就是去她那里看的呀,她还不收娘的钱,我娘说我小时候以前多得她帮助我们家才熬得过来呢!” 
  宋巧巧清脆的说道,“只是我不喜欢她丈夫王凡,每次我和我娘到他家看望单大夫时他的脸一直冷冷的,好像想赶我和我娘走一样,我不喜欢他,要不是想看望单大夫的话我和我娘才不会去他家呢。” 
  宋巧巧无意的话让聂北更深层的了解到干娘方秀宁活着的不容易,更是体会到她对自己的那份关怀和慈爱,同时也勾起了聂北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心和保护欲。 
  聂北对宋巧巧的慢慢消退,剩下的只有疼爱和关怀,脑子里想的不再宋巧巧娇俏的,而是怎么提高干娘和巧巧的生活水平,不再让她们受苦受累。 
  聂北在宋巧巧的嘴上轻轻一啄,强制性的让自己别留恋她的身子,轻轻分开她,看着宋巧巧羞怯闪躲的眼睛,温声道,“巧巧你先出去,我洗完澡后你带我去城里逛一下,好吗?” 
  “恩!” 
  宋巧巧怯生生的用鼻音回答。 
  聂北忍不住再一次啄了一下她的嘴唇,“快出去准备一下,我洗完澡就走。” 
  古代大年初一习惯上人们是不劳作不出远门的,一般都是祭祖又或许是一些妇女到庙宇里上香还福、祈福,宋巧巧虽然平时没什么空闲时间,但今天是春节的第一天,家里虽然没有大富人家那样搞得那么的隆重喜庆,但还是按照习俗暂时不劳作一天,至于出远门,她张这么多,还未出过上官县,在上官县内走动怎么都算不上出远门,而不想拒绝聂北的要求。 
  宋巧巧出去了,聂北关上门脱下依然是昨晚偷来的那件少补丁(五个)的衣服,再把那件伴随他从现代到古代的底裤脱下,一股腥味传来,而胯下那兄弟正因为宋巧巧的原因依然士气高涨,聂北苦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