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是男人的小老婆

  对于威尔森这个男朋友,安芸心里还是非常喜欢的,而且有一天比一天更加喜欢的倾向,所以,她也产生了想帮上他的欲 望。

  想证明她除了煮咖啡外,还有其它能吸引他的优点;当然,她也想更深入的了解他。

  可是威尔森很不配合啊!

  对于讲古他一直兴趣缺缺,让安芸怎么都打听不出他过往的青春岁月。

  这让她很不甘心,她真的很想知道他的过去。

  尤其是当年他在离家出走后,到底又经历了些什么?让他到最后能如愿以偿的达成梦想,进入闻名国际的超级车厂里工作,并得到不凡的评价。

  但小气鬼威尔森,就是不肯和她说,还说她魅力不够。

  既然她魅力不够,每天晚上抓着她想加班的臭男人,到底是谁啊?

  不过,她还是保持住理智,决定一步一步来。

  她把主意打到他的爱车小老婆身上,都说男人爱车,威尔森更是个中翘楚,所以她决定,她要帮他的小老婆洗澡,就是帮威尔森洗他的爱车啦!

  既然她不能在修车及改装车子上做出任何有用的贡献,她总可以从帮他把他的爱车维护得闪亮亮,争取一些好感分数吧?

  对于她的这个要求,威尔森没有拒绝,反正只要她陪着他,她爱做什么,他倒是不太管的。

  而且他与车子的关系,是注定会牵连一辈子了,她愿意多了解一些,也能主动去喜欢车子,对他来说自然是好事。

  大老婆和小老婆能相处愉快,是每个男人的梦想!

  自从安芸的脚扭伤之后,威尔森就记恨上她的高跟鞋了,所以从那以后,她就获得穿着轻便服装的权限,哪柏现在,她的脚踝已经完全康复了,他依旧允许她不用穿公司的制服,也不必穿高跟鞋来上工。

  加上天气一天比一天热,安芸决定与威尔森的小老婆好好相处的这天,她特别穿了短版的T恤及热裤和平底的凉鞋,这都是为了洗车方便。

  因为修车厂的空间够宽敞,她还特地选在他改装车辆的维修区旁洗车;她的想法很简单,这种表现自己的机会,当然要光明正大地展现在他面前啰!

  可当她忙着要把男朋友的小老婆给洗得干干净净时,在一旁改装跑车的威尔森却越来越心猿意马。

  他原来还挺专注在自己的工作上,可听到一旁的水声,及她发出的惊呼声后,他不禁转过头去,就看到水喷湿了她的短了恤,薄薄的友料贴紧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上,那欲盖弥彰的活色生香,让他脑中顿时出现很多邪恶的遐想。

  因为衣服都弄湿了,安芸干脆豁出去,也不再管自己的衣服,她把跑车的侧面打上泡沬后,光着脚丫爬上跑车的前车盖上。

  看着她一双白皙修长的玉腿,屈膝趴在火红的车盖上,那曲线优美,浑 圆挺翘的美臀,在他眼前晃啊晃的,威尔森突然觉得口干舌燥。

  他今天穿着黑色的连身工作服,袖子挽到手肘上,但他还是觉得闷热,顺手把领口的拉炼再往下拉,露出一片健美、惹人遐想的小麦色胸膛。

  他看着她认真的刷洗车身,若隐若现的姣好身躯贴在车上,那种致命的诱惑,让他的理智统统飞走了。

  他默默按下谣控器,将半开的修车场铁门完全关上,然后一步一步,走到在他眼中正和一堆泡沬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妖精身后。他甚至忘记自己手中还握着一只扳手。

  当火热的大掌贴住她圆挺的翘臀时,安芸吓了一跳,转身就对上他半敞开的赤裸胸瞠。

  「啊,你怎么了?」她心脏卜通卜通的狂跳。

  穿着工作服的男人,不要大性感啊。

  她以前曾听过很多人说制服诱惑什么的,她当时觉得那都是宅男宅女们的妄想而巳。

  可自从看过威尔森穿着连身工作服,认真工作的样子后,她突然觉得制服真的很美好啊!

  他锻炼得强健的优美体魄,包里在连身的黑色工作服底下,把他媲美男模的宽肩窄腰展现无遗。

  虽然他的身材很高大,可从来都不显得笨重,反而有种希腊神只般的耀眼阳光……

  威尔森确切的从她眼里看出她对他满满的贪恋,这也让他很满意他对她的吸引力一如过往。

  「我是来看你到底是在洗车,还是被车洗的?」他低低笑着说。

  「什么啊,我当然是在洗车了!」谁给车洗了?安芸不满地反驳着。

  「是吗?我还没看过洗车的人,会洗到自己满身的泡沬.」他边说边用手中的板手轻轻滑过她的领口,再一路往下,隔着衣料勾勒着她浑 圆的乳峰。

  被他挑逗的动作吓了一跳,可安芸的心中也冒出一种莫名的刺激感来,尤其它正目光炯炯地望着她,那火热的视线,好像都要穿透她的衣服了。

  「如果我不是在洗车,那到底是做什么呢?」

  享受着自己很吸引他的优越感,她大胆伸出手臂,勾住他的脖颈,上身贴着他露出来的赤裸胸膛,很有些互相较劲的味道。

  「这就是我想寻求的答案啊。」他低下头咬住她的耳朵,充满暗示的说。

  「那你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吗?」

  她沾湿的小手沿着他的颈后,慢慢滑到他的工作服里,在他半裸的胸膛上来回轻抚着。

  感觉到他的身体微微绷紧,她更是玩兴大发,有些挑逗的把他工作服的拉炼一路往下拉。

  「你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。」她娇嗔道,一边着迷的抚模着他精悍又强壮的胸瞠。

  感觉他的体温狂升,她心里有种想让他为了她,更加失控疯狂的冲动。

  她滑腻的小手在他身上不停作乱点火着,让他兴起想扑倒她,再狠狠占有她的冲动。

  「你在玩火啊。」他的手也不老实的从她短T恤的下摆伸进去,三下两下就解开她的胸罩,然后毫无障碍的掌握住她那浑 圆饱满的诱人乳峰。

  「嗯……」被他略微粗糙的指腹磨蹭过敏感的乳尖,她嘤咛了声,乌黑的大眼睛从下往上看着他,充满了撩人的魅惑。

  「你这个小妖精。」他喜欢她平常呆萌呆萌的样子,可也很喜欢她观在充满了挑战精神,摆明想诱惑他的模样。

  「帮我脱棹。」他抚玩了一会儿她诱人的饱满双峰后,感觉下身绷得越来越紧,干脆张开手,让她帮他服务。

  安芸还跪坐在车盖上,听到他的话后,她挺起上身,抓住他工作服的两边衣襟,缓缓的往下拉,然后她的樱唇就贴上他的睑庞,轻柔而煽情的吻着,又一路往下吻过他的脖颈,再来到他的胸口。

  她濡湿的舌尖及火热的红唇,在他身上缓缓移动,双手拉着他的衣服往下脱,然后大胆的红唇就直接覆上他胸前咖啡色的豆子。

  「安芸!」他声音沙哑的低喊了一声。

  「呵呵呵。」引来她一阵如水晶撞击般清脆的笑声。

  「你点起的火,可要自己熄灭啊!」他低沉磁性的嗓音里,帯着一种压抑的极端危险。

  他双手一甩,手中的板手及身上的连身工作服,统统掉落在地上。

  听到板手撞撃在地面的响声,发现有人要变异了,安芸连忙收回作乱的小手,吐了下舌头,转身就想往车顶爬,企图逃跑。

  可她还没爬两步,就被结实而有力的长臂给扣住腰身,然后她的身躯被往后拉,翘臀抵着某个炙热的坚硬。

  「我现在又发现车子的另一样好处了。」他强壮的身躯笼置着她,双手灵活的解开她热裤的扣子与拉炼。

  「什么好处?」安芸有点不甘愿的问,哪有大老婆的美色在前,男人还想着爱车小老婆的道理啊!

  「就是这个!」

  「啊——」她惊叫一声,对他的急切和粗鲁有点不满,可又觉得有种另类的刺激感。

  「我发现这样做爱的高度刚刚好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啊……坏蛋……」

  ……

  安芸每次被他顶到深处,就会发出更加甜腻的呻 吟,叫得他心尖跟着发痒发颤,恨不得能把她顶弄的更深,将她彻底征服了才好。

  而越是这样想,他的攻势就越是生猛激动。

  感觉在体内肆虐的猛兽,突然又胀大了一圈,安芸不禁发出惊呼。

  「啊……怎么又变大了……嘤……不行啊……你欺负人……」

  她软软的抗议声被他撞得破碎,白皙而圆翘的美臀被他大掌紧紧扣着,忘情的占有。

  「我就是想欺负你,怎么办……」他粗喘的声音里,带着一丝宠溺与难言的满足。

  他热情的小妖精啊!真是迷死人了。

  她半裸着身体,弓身跪在火红的跑车盖上任他侵占的姿态,实在太过撩人了。

  咸尔森低头,舔吻起她光滑的美背和纤柔的腰身,又将她潮湿的T恤与胸罩往上拉,缠住她的双臂,大掌肆无忌惮的抚揉起她浑 圆的乳峰,同时加快下身进犯的速度与力道,安芸的身子几乎要软化在他的凶狠进袭下了。

  不知颠颠颤颤了多久,她感觉他重重撞了她两下,随即强壮的身躯紧绷压在她身上,她下意识地想往前爬去,却被他牢牢揽住腰,同时他火热的欲液,巳全部宣泄在她的体内。

  「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她发出难耐的呻 吟声,随即瘫倒在车盖上。

  他释放过后,看着安芸娇软无力的样子,尚未熄灭的欲 望又被整个点燃起来。

  咸尔森轻轻抚模着她的后背,轻柔的安抚着她,又把她斜倚的身躯翻过去,让她平躺在车盖上。

  看着她被狠狠疼爱过后,玉体横陈的妖娆模样,他将缠在她手臂上的短了恤及胸罩睨棹,然后充满迷恋的抚摸起她白晳滑腻的美丽身躯。

  当他修长的手指再度侵入她仍微吐着蜜 液及白浊的诱人花xue时,她浑身一颤,惊叫出声。

  「威尔森……」可她的疑问与抗诮都还来不及说出口,就被他激烈的热吻给封住了。

  「这个高度真的很不错啊!」迷乱中,她只听到他低低的喟叹,然后就被他再度卷入狂热的情欲之海中。

  那个有点闷热的下午,在偌大的修车厂里,回荡着阵阵甜腻的娇吟声、男人的粗喘声,还有肉体撞击的响亮声响,以及叫人脸红心跳的淫靡水声。

  一直到最后,安芸都不知道,她究竟被那只饥饿的野兽给翻来覆去的吃掉了几次?她只知道,经过这次的洗车事件后,她对他小老婆的认识,真是楚到不能再清楚。

  毕竟那个下午,他们是车前车后、车里车外都滚个够了!

  这让最后骨酥身软,确实体验到什么叫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的安芸,发下狠誓,她再也不会帮他洗车了!

  洗车洗到自己都赔光光,世上还有比她更悲情的人吗?

  但经过这砍香艳的洗车事件后,咸尔森反而常常在想,哪时候才能再拐到他的小妖精帮他洗车,他好顺便洗洗她呢?

  让大老婆洗小老婆,他再来洗大老婆,这是多么完莘而平卫的关系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