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惊艳武侠  »  勇往直前

勇往直前

  勇往直前

  这四名圣斗士就是:从庐山五老峰修炼归来的“紫龙”;从西伯利亚冰原修炼归来的“冰河”;从神秘的仙女岛修炼归来的“瞬”。最后当然就是我们永远的主角、不死的小强之首:从希腊雅典修炼归来的“星矢”!

  其实星矢是最后一个收到消息的,他之前一直在日本各个城市寻找着魔铃,直觉告诉他魔铃会回到这个从小在这里成长的地方。自从那天在雅典的家里看到了星矢和莎尔娜亲热的场面,魔铃就不告而别了。等到星矢穿好裤子追了出去,魔铃早已不知所踪,星矢脸上流下了悔恨的泪水。

  无论莎尔娜如何安慰他,如何用自己动人的身体想要劝说他留下来,星矢都不为所动,最终还是决定出来寻找姐姐。两人这十几年的感情实在是太深厚了,如何能够轻易的割舍。莎尔娜伤心的哭了,她明白自己在星矢心目中的地位,完全无法和魔铃相提并论,她只能目送着星矢离开。

  几个人回到了纱织豪华的大宅,大家讨论好了接下来将来进行的任务,那就是远赴希腊圣域去查明真凶,将害死艾俄洛斯的凶手揪出来,也可以洗清他背负了多年的叛徒罪名。最重要的当然是去揭开教皇伪善的面具,揭穿他利用假雅典娜来控制所有圣斗士的阴谋,还世界一个真相!

  纱织一个人站在阳台上,双手倚着围栏,微风吹拂着她美丽的秀发,在夜空中沥沥飘舞,宁静的夜色无法平复她心头的烦忧。特别是刚才艾欧里亚突然的出现,更是让场面变得更加的错踪复杂,也让她意识到了黄金圣斗士的实力是多么的惊人,更何况他还抢走了爷爷珍藏了多年的人马座黄金圣衣!就凭现在这几个青铜圣斗士的实力,真的可以完成爷爷生前的心愿吗?

  “纱织小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?”星矢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边,看来星矢身上果然流淌着城户家族光荣的血液,他就像光政老爷一样的博爱。

  “是你?你真的就是当年的那个星矢?”纱织仔细的端详着他。

  “不是我还能有谁?难道我的样子变化了很多吗?我还记得你当年为我治疗手上的伤口呢。”

  “这也证明不了你就是他。你还能说出咱俩当年在一起的事情么,一些比较私密的。”纱织若有所思的问道。

  星矢望了一眼天上的繁星,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。“记得有一次你告诉我辰己不在,于是我翻墙进到你的家里。当时咱俩坐在你卧室里聊了很久,我握着你的手,还趁你不注意亲了一下你的小嘴。你当时脸很红,可是并没有生气,手还是任由我握着,你还主动亲了一下我的脸。我当时有些激动,用手抚摸着你洁白光滑的大腿,你紧闭着双眼,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,但是并没有抗拒我。我得寸进尺,又将手摸到你柔软的胸部,还跟你吻了起来。咱俩当时是那么的陶醉,当我又一次将手伸进你的裙子里,想去摸你小内裤的时候,你才佯装生气地将我推开了。那天是我从小到大最开心的日子,回到家我都兴奋得整晚睡不着觉。”

  “别说啦,讨厌,我相信你就是星矢了,当年你可真坏。”纱织羞得脸蛋就像一个熟透的红苹果。

  星矢抓住了纱织的小手,心想其实现在的我更坏,你很快就有机会见识到了。谁知道纱织赶紧把手抽了回来,“咱们得再确定一下明天出发的细节,你去通知紫龙他们到客厅开会。”说完纱织转身准备离开,脸上重新回复了之前的冰冷和平静。

  忽然听到纱织哎呀一声尖叫倒在了地上,前方屋顶上闪过了一个人影。听到纱织的叫声冰河他们赶紧冲了过来,只见纱织躺在星矢的怀里,胸口上还插着一支紫色的箭,闪动了几下之后就消失了,胸口上也没有明显的伤痕。

  看到纱织痛苦地按着自己的胸口,星矢着急的拉开她的衣服,想知道她伤得严不严重。随着衣服被拉开,纱织露出了半边雪白的胸脯,胸罩也看得一清二楚。除了阿瞬,其余三小强六只眼睛同时亮了起来,直愣愣的盯着那里,再也无法将视线挪开了。

  这时候辰己心急火燎地冲了上来,一把将他们几个推开,赶紧掩上了纱织胸口的衣裳,抱起纱织跑进了屋里,说要要替她疗伤,不许他们几个人进来打扰。星矢他们一脸的失望,心情是既担心又失落。

  辰己将纱织轻轻放到了床上,发现她已经是昏迷不醒。他轻轻解开她身上睡衣的扣子,露出她粉红色的胸罩。接着用颤抖的手将胸罩拉了下来,露出那对完美得无可挑剔的乳房。乳房雪白丰满,乳晕和乳头的比例大小相当的协调,就像一座高耸的雪山上搭着一个红色的帐篷。

  右边乳房上有一个暗红色的咒印,就像脉络般往四周散开,不像是硬器直接造成的伤害,而有点像是某种盅咒,也许就是它让纱织的意识模糊了。性吧首发

  辰己伸出手指在乳房上轻按了一下,哦,肌肤是那么的光滑细腻,胸部既柔软又充满弹性,陷下去之后马上回归了原位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将两只粗糙的大手握住了那对有如精雕细琢般的乳房,细细的抚摸着,揉搓着,不一会两颗顽皮的乳头就硬了起来,直往他的掌心里戳。

  辰己忍不住咽了下口水,他低下头在纱织的乳头上舔了几下,哦,真是美味可口啊,散发着处女般的幽香。舔着舔着发现乳头变得更长了,辰己一口就把它含到了嘴里,轻轻地吮吸了起来,另一只手揉捏着另一边的乳头。只听纱织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呻吟,虽然失去意识还是能感觉到点什么吧?

  辰己用牙齿在乳头上轻咬着,真是弹力十足啊!要不是害怕将她惊醒,好想用力掐几下奶头,耳边听着小姐的尖叫声,那种感觉一定很爽!纱织小姐,小时候我还帮你洗澡呢,不知道你还是否记得?我早就期待有朝一日可以重新看到你迷人的身体,今天总算是如愿以偿了,老天真是待我不薄。

  辰己就这样在纱织的身体上玩弄了一阵,又伸手到自己下身抚摸了几下,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,突然之间就老泪纵横了。

  辰己无奈的叹了口气,转身走到屋角,把墙上的画挪开,从里面隐藏着的保险柜里取出了一块圆形的玉佩,这是城户光政生前留下来的传家之宝,据说有避邪怯病之效。

  他将玉佩放到纱织受伤的胸口上轻轻按摩着,玉佩泛射出暗绿色的光芒,不一会伤口处的咒印颜色果然减淡了许多。接着纱织呻吟了一声,身体微微扭动了几下。辰己这才放下心来,赶紧将她身上的衣物整理好,“小姐,好一点没有?伤口还疼不疼?”

  纱织嘤咛一声睁开了双眼,对着辰己微微一笑,“我昏迷了多久?现在感觉没事了,就是心神有些恍惚,休息一下就好。”

  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我去给您倒杯热茶!”辰己高兴得声音都有些哆嗦,转身快步走出了房间。纱织按了按自己的胸部,脸上露出了迷茫的表情。

  第二天,一辉也从死亡皇后岛赶了回来,在路上他还顺手将那个射了纱织一箭的凶手给处决了。五小强再一次为了正义而聚集在了一起,五个人同时举起了右手,口中高喊:“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!”

  纱织远远望着星矢,心里陷入了深深的沉思。论身材挺拔星矢比不上一辉,论长相俊美比不上瞬,说到耍酷比不上冰河,更没有紫龙那种暖男的感觉。可是,自己就是对这个外表稍显平庸的星矢有感觉,是因为他那贴近日本人的外表,是因为他坦诚的性格,还是他那些夸张的动作表情,也许还因为小时候两人之间那段难忘的情谊?

  五小强和纱织通过光之传送带一瞬间就来到了希腊圣域。在赶往黄金十二宫的路上,纱织不小心闪到腰,果然是个运动白痴。“你们谁来背我一下,我是真的走不了了。”纱织坐在地上不好意思的问道。

  除了瞬之外,其余四人都争先恐后抢着上去背她。这么可爱的一个妹纸,温柔又多金,还是女神的化身,再看她那前凸后翘的身材,谁不想上去吃吃豆腐?一想到她那丰满柔软的胸部紧贴在自己的背部,四小强同时产生了强力的反应,小宇宙在不经意间爆发了。

  看到四小强为了自己而争得面红耳赤的,纱织不由得羞红了脸,内心也感到一阵喜悦,有哪个女孩子会不喜欢异性的关注呢。“你们不可以为了我而伤了和气,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前面等着你们,随便哪个都可以啦。”纱织说完眼角不经意的瞄了星矢一眼。

  星矢向来脸皮最厚,心想先下手为强,直接就拉住了纱织的手。一辉眼明手快一把将他拦开,“阿瞬,我的好弟弟,你快点来出个主意,究竟哪个最适合背纱织小姐,是不是应该选那个身材最高大的啊?”说完还冲着瞬眨了眨眼睛。

  瞬心领神会,正想开口忽然又犹豫了一下,“其实很容易解决,你们四个轮流背着纱织小姐不就行了吗?这样最公平,谁也不吃亏。”瞬的心里其实还有另外一层想法,不想看到哥哥跟一个美女亲密接触,他也不清楚这究竟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。

  四个人虽然心里不乐意,但想想也只能这样了,大家说好了每人背纱织十五分钟,瞬自动弃权,抽签之后星矢排在了最后一个。

  冰河第一个背起了纱织,星矢跟在旁边,不断的提醒纱织身体不要贴得太近,气得冰河差点就要对他使出“钻石星尘拳”!星矢恨得牙痒痒,为什么我会是最后一个?到时轮到我一定要故意跑慢点,那样才可以跟纱织小姐多接触一段时间。

  大半个钟头之后,一行人来到了黄金十二宫之一的“白羊宫”,这里果然是富丽堂皇、气势不凡啊!没想到在圣域如此荒凉的地方会有如此霸气的建筑。

  星矢有气无力地跟在他们后面,他终于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背纱织的机会了,目的地比预想中的要快很多。纱织回过头来嫣然一笑,“星矢,你扶我进去好不好?”

  星矢一听不由得大喜过望,赶紧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,一边抓着她的小手,另一只手搂着她的纤腰,心中乐不可支,还得意的看了他们几眼,你们几个能享受到我这种特别的待遇么?归根结底纱织还是对我最有感情。

  白羊座的阿穆和金牛座的阿鲁迪巴早已对现任教皇心生怀疑,但是他们又不方便对教皇出手,因为这是大逆不道的行为,在圣域教皇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地位。因此他们放星矢几个过去以便查明真相,他们会在暗中相助。

  五小强和纱织在巨蟹宫遭遇到了迪斯马斯克顽强的抵抗,纱织的伤口好像还有复发的迹像,他们为了节省时间,留下紫龙缠着迪斯马斯克,其它人继续朝前进发。再往前不得不又一次兵分两路,由冰河强攻水瓶座的卡妙,瞬对付狮子座的艾欧里亚,一辉拖住处女座的纱加。

  最终依靠星矢的超水平发挥,加上小强那股打不死的精神力,单凭他一人连续突破了双鱼、天蝎和魔羯宫三位黄金圣斗士,和其它几名青铜圣斗士在教皇神殿之前会合。

  这个时候星矢早已是奄奄一息、遍体鳞伤,他刚问了句纱织胸口的伤还有没有事,话没说完就昏倒在了地上。

  第三章 以身相许

  “星矢,你快醒醒啊星矢,你不可以有事啊!”纱织抱着星矢失声痛哭起来,她可能一时间忘记了小强的生命力是何等的顽强。一辉几个人也一脸焦急的注视着他,不知星矢是否还能撑下去。

  星矢头枕在纱织丰满的胸脯上,心中感到一阵的平安喜乐,他虚弱的睁开了双眼,“纱织小姐,你不要伤心,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,咱们马上就去闯宫!”说完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突然眼前一黑再度昏死了过去。

  纱织嚎啕大哭起来,“星矢,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,星矢,我……”说完纱织将双手虚按在星矢头部,想要用自己的修复能力为他疗伤。可惜身体完全使不上劲,无法像从前那样手到病除。

  “纱织小姐,没有用的,之前你想为我们治疗不也没起作用?我估计是那个箭伤影响了你的能力,教皇安排刺客射你一箭,就是为了关键时刻让你无法为我们疗伤。以我们目前这种状态和水平,完全不可能打赢教皇史昂啊。虽然听说他的年纪有点大了,可是穆先生说他的水平可是凌驾于所有黄金圣斗士之上的,更何况还有个双子座黄金圣斗士迟迟没有出现,我们根本就没有胜算。”紫龙颓丧的说,其它几人也是默然不语。虽然他们不怕死,但也不想白白上去送死。

  “难道我们坚持到了现在,最终只能功亏一篑?一定有办法的,我们绝对不可以放弃!”纱织脸上露出坚毅的表情,当务之急是先把星矢救醒,他可是闯关最为重要的人选,他强大的意志力可以打败一切的敌人!纱织现在对星矢除了爱还有崇拜,她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如此勇往直前的男人,她感觉自己已经完全被星矢给俘虏了。

  “小姐,我来啦,小姐,你的伤没事吧?”耳朵传来了再熟悉不过的声音,既温暖又真诚,纱织不用回头也知道,辰己过来找他们了。

  “辰己,不是让你不要过来吗?你是负责后勤工作的,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,我可不能让你也受到伤害。”纱织关切的对他说。

  辰己感动得热泪盈眶,“小、小姐,你对老仆可真好,我实在是……小姐,我刚才好像听到你们在想办法要救星矢是不是?”

  好几双眼睛同时注视着辰己的脸,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,快点告诉我!”纱织着急地抓紧了他的双手。

  辰己犹豫了一下,又看了其它人一眼,拉着纱织的手走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。“小姐,星矢对你是不是真的很重要?”

  “何止重要,他就是我的……救了星矢就等于救了全世界,你明白了吗?如果让教皇奸计得呈,接下来他的计划就是统治全世界,到时我们就再也没有办法可以对付他了,而星矢就是这次行动的关键,为了救他我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,哪怕是生命。”纱织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  辰己深深的注视着她那双清澈的双眸,眼神由关切转为了怜爱,最终轻轻叹了口气,“好吧,我确实知道一个方法,也许可以救星矢。小姐,我对那几个家伙毫不关心,拯救全人类也与我无关,我只是想看到你开心,不想看你愁眉不展的样子,那样我会很心痛的……”

  纱织能隐隐感觉到辰己对自己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在里边,不过这时候她已经无暇去思考这个问题,只是连声追问着他。

  “老爷临终的时候单独对我说,其实小姐身上还有一个神奇的能力。老爷还特别交待,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绝对不可以对你说出实情,因为这个代价太昂贵了,对你也太不公平了。”辰己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,看来确实事关重大。

  “这还不算万不得已吗?星矢都快死了,一旦教皇发现我们,我们一个个都会死无葬身之地,快说快说,什么真相我都可以承受!”纱织焦急的催促着他。

  “小姐,你因为箭伤失去了疗伤的能力,可是你身体里还蕴藏着另外一种不为人知的力量。咳咳,小姐你、你应该还是处、处女吧?”辰己吞吞吐吐的说道。

  “讨厌,辰己平时看你那么老实,这时候怎么对我说这些话,真是羞死人啦。”纱织又羞又气,又不好意思对老仆动手。

  “小姐您误会了,老仆岂敢对您不敬啊。看来我猜测得没错,从小到大你一直待在家里,当然还是处女了,是老身多虑了。嗯,言归正传,咳咳,你只要和男人交、交欢,那么,除了可以修复对方身上所有的损伤,还可以大大提升对方的小宇宙。你把处女之身给了对方,那么他直接就能获取你身上一半的能量!这些都是老爷偷偷告诉我的。”辰己一脸的尴尬,但终于还是把事情给说清楚了。

  纱织愣在那里半天作声不得,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神奇和羞人的事情?居然要用自己的初夜来换取男人的健康和成长,爷爷该不是在忽悠人的吧?可是,自己身上已经发生过太多奇怪的事情,就算是真的也合情合理,只要有一丝的希望就必须去尝试。

  “如果不是处女之身也不要紧,一样可以修复他的身体,只是对方得到的能力会相应的少了很多。”辰己看到纱织一脸的纠结,还以为之前自己猜错了,莫非小姐趁着自己不在家的时候,把处子之身偷偷给了某个男人?辰己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,究竟是哪个混蛋把我家冰清玉洁的小姐给糟践了。

  纱织脸上又是微微一红,她深深吸了口气,“好,你现在就找个房间,让我和、和星矢进去……进去休息一下。”原本星矢就是自己心爱之人,只不过提前将自己的身体给了他,纱织心中再没有一丝的犹豫,只不过在众目睽睽之下干这种事实在是太过羞人了。

  半小时之后,辰己在后边空无一人的双鱼宫找到一处僻静的场所,他抱着星矢和纱织一起走了进去,留下了众人投过来迷茫的眼光。纱织头几乎垂到了胸口上,羞得那张可爱的小脸胀得通红,差点就想找个地洞进去。

  “小姐,这里就交给你了,我先出去,还要安排他们几个先吃点东西,好补充体力。”说完辰己就心情沉重地离开了。性吧首发

  确定辰己已经走远,纱织这才回过身来,怜爱的望着躺在地板上的星矢,心中感到既羞涩又慌乱。也不知道星矢是否爱着我,就这样把身体交给他,如果他将来……唉,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,救人要紧,他为了救我伤了那么多次,甚至不惜赌上自己的生命,我这样做又算得了什么。

  纱织点了点头,用颤抖的双手慢慢地脱下了星矢身上的圣衣,又羞涩地将身上的衣物褪下,两人终于一丝不挂,彼此坦诚相见了。

  虽然纱织大部分时间都是闷在家里,对于性方面的知识可以说是严重缺乏,当年有位女老师也只是简单跟她讲了一些生理卫生方面的知识。好在她平时从小说中的性爱描写还是学习到了一些,大致知道男欢女爱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她的手指怜爱的抚摸着星矢的脸宠,又慢慢往下划过他结实的胸膛,还有那六块腹肌的小腹,最后停留在了他身上最私密的部位,迟迟不敢将手握上去。怕什么呢?小时候星矢不也抚摸过自己,我现在不过是以牙还牙而已。

  纱织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鼓起勇气握住星矢的阴茎轻轻撸动了起来,原来男人的小弟弟是长这副模样,真的好奇怪,就好像大象的鼻子,嘻嘻。可是为什么不像书上所说是硬梆梆的呢?像这样软趴趴的要如何插到人家那里面去啊?

  纱织忽然想起书上说了,做爱之前还要有前戏,这样才能唤起男女双方的性欲。她趴到星矢身上,吻着他的额头,吻着他的鼻尖,最后吻在他的双唇上。纱织用湿滑的舌尖舔着他干裂的嘴唇,慢慢伸到他嘴里四处寻觅着,终于找到了星矢的舌尖,顿时一股奇妙的感觉传遍了全身,直达身体的中心部位。

  纱织嘴里唔唔两声,小手继续撸动着阴茎,发现还是徒劳无功,心想可能因为星矢伤得太重,身体机能都衰弱了。这可怎么办?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,再拖下去可能就来不及了。

  纱织忽然想到了什么,她将头部移到星矢的下身,双手将秀发聚拢到脑后,一只手扶起了软趴趴的阴茎,用舌尖舔了两小,有点咸咸的,酸酸的……不管了,吞进嘴里再说!纱织鼓起勇气将阴茎含到了嘴里,不停地吮吸着,一边吸舌尖还在龟头上转动个不停。

  奇迹出现了,还不到两分钟原本还软趴趴的阴茎颤动了几下,慢慢的在纱织嘴里硬了起来,还越来越长,纱织开始发现嘴巴要努力张得更大了。

  纱织吐出肉棒仔细看了一下,哇,完全判若两人啊,如果说之前的像蘑菇,现在就是一根大大的香肠了,男人的身体真的好神奇!

  随着纱织不断的努力,肉棒变得越来越粗长,马眼上还渗出了晶莹的液体。纱织发现自己的下身也变得一片泥泞,而且产生一种想找根东西插进去的欲望。纱织长这么大还不知道什么是手淫,有时候她在洗澡的时候会不自觉用水流冲洗着自己的私处,一边抚摸着自己的乳房,一边脑子里回味着当年星矢玩弄自己的情景。这时候她就会觉得身体很舒服,可是还从来没有体验过高潮的感觉。

  纱织将身体跨到星矢的上方,扶着肉棒在自己湿渌渌的小穴上蹭了几下,慢慢坐了下去……“哎呦!”纱织嘴里忽然发出了一声呻吟,好疼啊。粗大的龟头终于冲破了处女膜的防护,进了到了曲径通幽的阴道之中。

  纱织紧皱着眉头,轻咬着下唇,忍受着下身传来的痛楚,继续上下攒动了起来。肉棒在她紧致的小穴里一进一出,不时传来啪啪的声响。苦尽甘来,纱织开始感觉到身体有些发热,一股电流漫延到了她的全身,让她忍不住加快了身体运动的频率。

  忽然,一双冰冷的手掌握住了自己丰满的乳房,在上面肆意地揉搓个不停。“吓,星矢你终于醒啦?这、这真是太好了……”纱织不由得喜极而泣,一只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巴,看来辰己说的都是真的,这并不只是一个传说。

  星矢忽然将手撤了回去,一脸惶恐的看着纱织,“我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纱织小姐,你在我身上干什么?啊……我怎么可以和你做这种事情,我没有这个资格啊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!”

  “星矢,你爱我吗?”纱织停下了动作,一脸温柔的望着他。

  “我……当然爱了,从小我就喜欢你了,到现在也是一样。但我还是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,我配不上你……”

  “傻瓜,还说什么配不配的,咱俩只要彼此相爱就已经足够了,还需要其它的理由么?更何况,人家的处子之身都已经给了你,难道你现在想要半途而废?我知道你小时候可是很坏的,当时就想找机会欺负人家,怎么事到临头胆子给缩回去了么?”纱织调皮的看着他。

  星矢感动得眼圈都有些发红,自己老早就想把你推倒了,更何况是自动送上门来,不干还有天理么?星矢本来就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男人,这个时候哪里还会客气,“哼哼,什么都可以缩,就是肉棒缩不得!这可是男人的尊严!”

  话没说完坐起身来,紧紧抱着纱织的背部不停的摆动着下身,还张开嘴巴一口叼住了在面前上下跳动着的乳头。纱织嘴里不停的呻吟着,“讨厌啦,突然那么用力的玩人家,轻一点。你的身体刚刚恢复,不要太激烈,我担心……啊……轻一点啊!你咬得人家的奶头好疼。”

  听着纱织的娇喘和呻吟星矢更加的兴奋不已,他将纱织按倒在地上,两根又白又长的美腿被举得高高的,这样就可以插得更深了。干了一会又将她翻了过去,用后进式继续对她狂轰滥炸的,搞得纱织不停的尖叫。

  没过多久纱织终于体验到了人生中第一次的高潮,星矢也在呻吟声中将精液一滴不剩的灌进她的体内。纱织只感觉整个头脑是一片空白,一股电流从下身直达她的脑部,随即又扩散到身体的各个部位。她的脸上泛着潮红,眼神都迷乱了,小穴更是不断地抽搐着,淫水和精液流得遍地都是。

  星矢怜惜的看了一眼她下身的斑斑落红,“你没事吧?这里还痛不痛?”

  纱织一脸娇羞的将头埋在他的怀里,轻轻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,我从没想过男欢女爱是如此的动人心魄,简直让我心神俱醉呢。你的身体恢复了吗?”

  星矢坐直了上身,双手摆出个强有力的姿势,“我已经完全恢复了,就连身上的伤都消失了,纱织你的超能力真的好神奇。更奇怪的是,我感觉自己的小宇宙好像更加强大了,浑身上下都冲满了力量!”

  纱织依偎在他耳边轻轻说出了真相,听得星矢瞪大了双眼,没想到做爱还有如此强力的效果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采阴补阳神功?

  “我现在就去把教皇给收拾了!”圣斗士每次跌倒之后爬起来,能力都会变得更强,更何况星矢得到了女神爱的滋润,身心都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境界,只感觉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前进的步伐!

  两人穿好衣服,星矢扶着羞答答像个小媳妇模样的纱织走出了双鱼宫,冰河几个望着他们的眼神全都是羡慕嫉妒恨。没有办法,谁让我有主角光环呢。主角永远都是最多磨难,也是最受老天爷眷顾的。

  看到星矢仿佛变了一个人,就好似脱胎换骨一般,那个气场完全凌驾在他们之上,他们几个都是一脸的讶异,感叹雅典娜的力量实在是太伟大了,对于自己没能成为纱织的幕后之宾更是一脸的遗憾。

  “好,大家振作起来,咱们杀进教皇神殿!”星矢振臂高呼,率先走了进去。冰河几个人有气无力、磨磨蹭蹭地跟在后边,心想你当然斗志昂扬了,除了疗伤还提升了小宇宙,还得到女神宝贵的贞操。我们几个可还全身是伤呢,反正你是主角,我们几个只是负责打酱油的,就不耽误你耍威风了。

  进去之后大家才发现,隐藏在教皇面具之后的居然是双子座的撒加!这个家伙为了夺取大权,当年自己偷袭了教皇史昂,又陷害了艾俄洛斯,连累他弟弟一直以来承受着哥哥的骂名,还想将转世投胎的纱织灭于襁褓之中。而且他还培养了一个假的雅典娜来充当自己的傀儡,以此来蒙蔽所有的圣斗士,从而达到只手遮天的邪恶目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