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惊艳武侠  »  梨花海棠

梨花海棠

  梨花海棠

  我心里也明白,也许他们是想要和我刻意的保持点距离吧,经历了之前那些事情,他们见到我还是会有些尴尬,毕竟那种羞人的场面是有违常理的。他们也想让我好好的调整一下自己,让身心得到充分的休息和放松,我知道他们的心意。特别是星矢,我还是感觉到对他有所亏欠,作为一个自尊心很强的男人,当他亲眼目睹自己心爱的女人,同时跟几个男人淫乱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?他的内心一定比我还要更加的痛苦万分,只不过在我面前尽量装得若无其事罢了。

  虽然我在他们面前表现得很坚强,其实回到家之后我偷偷哭了好几次。在圣域短短一天时间里,我实在是经历了太多太多。我为星矢献出了处子之身,由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;就在几个钟头之后,我又和五个男人同时在屋子里亲热,任他们在我身上为所欲为,他们甚至还夺走了我的菊花;最后,就在光天化日之下,我居然跟星矢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交欢,还被他粗大的棒棒搞得差点精神失常……这一切虽然都是我自愿的,但这跟我从小接受到的教育完全背道而驰,完全毁灭了我脑子里原有的道德观念,这些都让我迟迟无法平复内心的伤痛。更为可气的是,虽然那种淫乱的场面让我感到羞辱、感到委屈,但我内心又会产生一种很刺激、很兴奋的感觉,一波波的高潮让我忍不住在他们面前大声尖叫……天哪,难道我现在变成一个坏女人了吗?我还是原来那个纯洁的纱织么?

  不行,我必须尽快振作起来,尽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态,未来我还承担着更为重要的使命,现在绝不能被这点小小的挫折就给轻易地击垮!

  我之前受到的箭伤还没有痊愈,时不时我还是会因为失去意识而晕厥过去,每次都是辰己利用那块家传的玉佩把我给救醒。不过我晕厥的次数已经越来越少,苏醒的时间也越来越快,相信不久之后身体就可以完全恢复正常,这点我丝毫不感到担心。

  直到有一天……

  “咦,我的头怎么晕乎乎的?嘴巴还有点干,我这是在哪里?”我缓缓张开了双眼,看到了头顶上熟悉的天花板,触手处是温暖柔软的床单,原来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啊。怎么回事?好像之前在客厅看书的时候,突然间又晕厥过去了,应该是辰己将我抱回卧室的吧?

  嗯,为什么身体感觉好奇怪,一种酥麻的感觉传遍了全身。我低下头一看,差点又要重新昏了过去:我的衣服敞开着,露出了洁白的上身,只见辰己正在那里吮吸着我的奶头,我的奶头早已在他嘴里硬了起来。他粗糙的手指还插进我的小穴里抠个不停,我的下身都已经湿透了。

  难怪每次晕迷之后醒来,我都会感觉乳房胀胀的,上边好像还有口水的味道,而且下身还会莫名其妙的潮湿,原来,原来是辰己趁人之危在我身上揩油啊!他这么做已经持续了多长时间?是从我第一次受伤的时候开始的吗?这一个多月来,我全身上下岂不是都被他给玩遍了?不知道他有没有对我干出那种事情……我当时一把就将辰己推开了,身体缩到了床屏前,把睡衣拉下来遮挡着胸部。我急得眼泪都差点要掉了下来,没想到这个忠心耿耿照顾了我将近二十年的仆人,居然会对我做出这种事情,实在是太让我震惊和失望了。性吧首发

  辰己一脸的惊慌失措,他随手抓起了床头的玉佩,“小、小姐,我这是在帮你吸走身上的盅印啊,是在帮你恢复知觉,并不是在轻薄你,你、你千万不要误会了”。

  “治疗身体需要用嘴么?需要把手指伸进我那里面?你、你真以为我还是个单纯的女孩子吗?”我当时气得脸都白了。

  辰己当时一脸的惶恐,他羞愧的低下了头,沉默了好一会,“小姐,我对不起你,从小到大一直就是我在照顾你,我简直把你当成是自己的亲人。你知道我没有成家,照顾你就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。看着你一天天的长大,看着你由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,变成今天这个亭亭玉立的少女,我心中感到万分欣慰。可是同时,我对你越来越丰满修长的身体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我抓住任何机会想要一探究竟。”

  我轻咬着下唇,心情相当的纠结,我知道辰己一直将我当成是他的女儿,他一直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,我完全理解辰己内心的感情,可是想和做完全是两码事,有些事情是永远也不应该去做的。“你、你还对我干了些什么?”

  “小姐,我、我之前还偷看过你洗澡,还偷过你的胸罩和内裤,之后,就是趁你晕迷之后抚摸你的身体了。我向你保证,除此以外我再也没有做其它伤害你的事情,我只是想要满足一下自己的欲望,麻醉一下内心的痛苦,我从没想过要对你干什么。”辰己老泪纵横,痛苦地低下了头。

  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,轻薄了我还找出一堆的理由,就算你之前对我再好,也不应该趁人之危啊!我生气的让他出去,我不想再见到他!辰己欲言又止,犹豫了一下伤心地离开了。看着他陡然间好像苍老了许多,我的心中不由感到了一丝愧疚,我的语气是不是有些过于严厉了?

  第二天吃过早餐,我正准备打电话给穆先生,询问一下圣域那边重建的状况,忽然看到辰己战战兢兢地走到了我的面前,手里还拎着个行礼箱。

  我讶异的看了他一眼,从来没见到过他如此的沮丧和失落。“你有什么事吗,怎么还不去修缮花圃?”我当时气还没消,故意装出冷冰冰的样子。

  “小姐,我要走啦,请您多多保重。以后有星矢他们照顾你,我也就可以放心了。小姐,您对花粉过敏,记得不要走近院子里右边的花丛。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,我再次向你说声对不起!我、我让您失望了……”说完辰己眼圈发红,轻声叹了口气,又朝着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屋子看了一眼,心中充满了不舍,转过身准备要离开。

  我当时简直就是一头雾水,没想到他居然想到要离开,我赶紧上前拉住了他,“辰己,你为什么要走?对于你的行为我虽然有点生气,但是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永远不会改变,你还是从前那个和蔼可亲,为了城户家族可以不顾一切的辰己”。

  “小姐,我对你做出了那种不可饶恕的事情,我怎么还有脸待在这里呢?我对不起你,更对不起老爷,你就让我离开吧。”辰己泪流满面的说。

  “好啦好啦,我说留下就留下,你可别把我也给弄哭了。我现在正式对你说,我已经原谅你啦,咱们就当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,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?”我说完就抢过了他手里的行礼箱。

  “谢谢你小姐,我、我真的……我现在就去打理花圃。”辰己高兴得有些语无伦次了,显然他的内心丝毫也舍不得离开这个家。

  “等一下,你陪我坐坐。”我让他坐在自己身边,还轻轻抚摸着他虽然瘦绡,但确是苍劲而有力的手掌。“辰己,你也五十出头了吧?还是赶紧娶一个妻子吧,有个老伴相互照顾很重要,还可以满足你的正常生理需求。你已经为城户家族付出了大半辈子,是时候享受一下自己的生活了,要不我帮你物色一个如何?”

  辰己脸上忽然露出痛苦的表情,他坚决地摇了摇头,站起来准备走开。我的直觉告诉我,他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,要不然他也不会到现在还没有结婚,而且还对我做出那种事情,这有些不合乎逻辑。

  我决定弄个水落石出,我可是一直把辰己当成是自己的亲人一般的看待呢。“辰己,把真相告诉我,不要有顾虑。我的身体可是都让你给看光了,我已经对你坦诚相见,接下来就看你是否也把我当成是自己的亲人,说出你的秘密吧,我会尽全力帮助你的”。

  辰己低垂着脑袋沉默了半天,他轻轻抚摸着我的手,“小姐,你记不记得以前我为了保护光政老爷受过一次很严重的伤?”

  “当然记得了,当时我虽然年纪还小,但也清楚记得你因此在医院里休息了很久呢。当时到底伤到了哪里?你们总是不肯对我说”。

  辰己脸色相当的愁苦,“那一次在山洞之中,忽然滚落了一块巨石,我一把将老爷给推开了,结果石头砸到了我的……我的下身。”辰己伤心的低下了头。

  “你的下身?你的下身到底怎么啦?”我不解的问他。

  “我、我那里……我那里后来虽然医好了,可它……可它却再也硬不起来!我早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了……”辰己脸上流下了屈辱的泪水,没有一个男人愿意在女人面前吐露这种秘密。

  我当时已经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,估计这次的重伤导致他失去了性能力,所以他才一直没有娶妻生子。他虽然对女性的身体充满了渴望,但也只能通过抚摸来安慰一下自己空虚的心灵。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要趁我昏迷的时候揩油了,他还能怎么样呢?如果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,他又何必做出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来。性吧首发

  我想到了辰己这十几年来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,想到了他那天在桥上不顾一切的用身体保护我不受到敌人的攻击,我还想到了他望着我那特殊的眼神……我当时暗暗下定了决心,我必须为他做点什么。

  “跟我来。”我温柔的看了辰己一眼,拉着他走进了我的闺房。我让他坐在我的床沿上,接着跪在他的面前,双手解开了他的皮带。“小姐,你、你要干什么?我那里很难看的,我不想让你觉得恶心!”辰己惊慌失措的看着我,双手紧紧拉着裤子不放。

  “辰己,相信我,我有办法可以治好你的伤。我的身体你都看得一清二楚了,难道就不能让我看看你的?”我当时调皮的看着他,想让他尽量的放松,不想他因为自卑而苦苦压抑着自己的感情。

  辰己终于无奈的放弃了抵抗,他松开了双手,把头转向了一边。我拉下了他的裤子,露出了他的下身。因为已经受伤了十几年,阴茎严重萎缩,只剩下短短一截了,比小孩子的也大不了多少,而且上边还有一道明显的疤痕,可以想像当年受伤时的样子是多么的恐怖。他当时一定很痛苦,一定流了很多的血,这更加坚定了我必须将他治好的决心。

  我毫不犹豫地将小嘴凑了上去,将他短小的阴茎含进了嘴里,细心的吮吸着,还用舌尖在上边调皮地舔来舔去。“小姐,怎么可以让你为我做这种事情?我那里很脏啊,更何况我只是一个卑贱的下人!啊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小姐,我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体验过这种动人心魄的感觉了。”辰己不可思议的望着身下为他服务的纱织,激动得声音都在不停的颤抖。性吧首发

  我就知道自己的嘴巴拥有神奇的力量,没过多久,辰己的阴茎就在我嘴里慢慢变硬变大,比原来不知粗长了多少,辰己高兴得眼泪都要掉了下来,他会不会后悔没有早点让我帮他治疗呢,嘻嘻。

  我明白光靠嘴巴是远远不够的,要让他彻底的恢复还必须用上我另一种超能力。我坐到了床上,解开了自己的衣扣,拉开了胸罩,露出了雪白丰满的乳房,还主动张开了双腿,“到我这里来吧,辰己!”

  辰己转过身一脸惶恐的看着我,拼命的摇着头,“不可以,我怎么敢对小姐做出这种事情,我那里能够变硬已经很满足了,不敢再奢求更多”。

  我妩媚的瞄了他一眼,“辰己,以你现在的尺寸可是无法满足女人的哦,最多只能自慰一下,你真的就此满足?没有关系的,你之前在圣域不是已经看过我在神殿前被星矢侵犯了吗?当时你真的一点也不激动,也没有其它的想法?你现在不要把我当成是小姐,只要把我当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,把你这十几年来压抑着的欲望全部在我身上尽情的发泄吧!辰己……”我倾斜着脑袋对着他甜甜一笑,又冲他展开了双臂,我绝对有自信没人可以在这一时刻抗拒我的魅力。

  听着我深情款款的鼓励,加上我身体对他的挑逗,辰己再也按捺不住,一把扑了上来,三两下就解除了我身上所有的武装,又迅速把自己的衣裤也给褪了下来。看着我最心爱的小内裤让他给扯烂了,心中不由得感到有点伤心。

  辰己压在我身上,用他干涩的嘴唇不停的吻着我,粗硬的胡碴扎得我好痒,我忍不住发出了咯咯的娇笑。他粗糙的手掌摸遍了我的全身,当手指焦急地滑进我下体的时候弄得我好疼。但是我没有丝毫的怨言,我明白他这十几年来憋得有多么的辛苦,我决定让他彻底释放内心的欲望,这样才能让他重振雄风,并且让他的棒棒恢复到最佳的状态!

 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羞人,人家就不想多讲啦,我只知道他那天吻遍了我的全身,又摸遍了我的全身,就连任何细小的地方也没有放过。他肆无忌惮地侵犯着我身上的各个部位,用他的嘴巴、用他的手指、用他的棒棒。他还让我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奇怪的体位,用各种姿势来蹂躏我。我发现辰己在性爱方面的知识,远远比星矢他们五个人加起来还要丰富,可以想像他之前如果不受伤,一定会是一个相当讨女人喜欢的男人。

  我那天被他搞得高潮了好几次,感觉都快要疯掉了。他也射了两次,一次射在我体内,一次还弄得我满脸都是精液,真是气死我了,精液沾在头发上可是很难清洗掉的。

  整张床更是被他搞得一片狼藉,床单被子几乎全都湿透了,上边除了淫水和精液,甚至还有我的尿液,之前辰己把人家搞得失禁了,真是羞死人啦!我这才发现辰己身上拥有着惊人的能量,积蓄了十几年突然在一瞬间爆发,果然是摧枯拉朽、所向披靡啊!

  从此之后,辰己每天的脸上都洋溢着自信而灿烂的笑容,这,也许就是性爱的魔力吧。有时候我在想,跟他这种奇怪的关系算不算是‘一树梨花压海棠呢’?

  我很开心自己能让他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,也很庆幸没有辜负上天赐给我的能力。当然了,这是只属于我和辰己之间的小秘密,是绝对不能让星矢知道,要不然他肯定会发狂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