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上邻居的老婆

  佳慧17岁我

  哥哥28岁继父的儿子

  吴叔(爸爸)58岁继父

  可是,我却活的如此灰暗,我8岁的时候,父亲死于一场车祸,我对他可以说没有任何的印象,直到12岁的时候,母亲带着我改嫁,我开始改口叫另一个人爸爸。

  这个新爸爸经营汽车修理厂,算相当有钱,而我对他的记忆中,只有成天的酗酒、打骂我的母亲,可是面对我读书庞大的学费,母亲只有屈就于他,时常忍受着他的羞辱、谩骂。

  一天酒后,母亲为了我的学费再度和继父开口要钱,却换来了一肚子苦水,继父:[看看妳带的拖油瓶,就只会不断的从我这拿好处...]那次母亲和他大吵了一架,这些言语听在我的耳里纵使不是滋味,但我也无从插手。

 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向学,将来以报母亲之恩。

  可是就在我16岁时,上帝没有可怜我们母女俩,祂硬生生的又将母亲带走了,而我如今孤拎拎的一个人,住在这个不属于我的家中。

  从母亲走了以后,我陷入了一种诱惑,被那种叫做「爱情」的玩意儿所诱惑。

  因为这世上我已无亲人,当初不交男朋友是为了母亲,我必须努力读书,而如今我无依无靠,正好同学之中又有不错的对象,我很快的和一个斯文帅气的男孩陷入热恋,而这段恋情是我的初恋情事。

  我俩在公园里散着步,诉说的自己的爱恋,我的头发微微地垂下,似小家碧玉地依靠在他的身上,女人需要爱的滋润。

  和他在一起,我忘记了家中的烦恼,沉醉在两人的世界里,人家说,家,是我们的避风港,可是对我来说,家,只不过是我睡觉的地方,我真正的避风港在我这初恋男友的身上。

  我俩纯真的爱,没有所谓的性爱,交往了三个月左右,我们才牵起小手,第一次感受到男孩大手传来的温暖,那是如此的踏实、值得依靠。

  交往了半年后,在一部爱情电影的催化之下,男友用手稍微提起我的下巴,轻轻吻了我的嘴唇,当时,我好像不知所措似的,满脸通红在那呆呆的任他吻我的嘴唇,我们两个就在电影院有了初吻。

  每天放学,我们固定会在街上逛逛,一起吃个晚餐才回家,男友总是贴心地送我到继父家的巷口,才依依不舍的亲吻我一下离开。

  这天,我俩依旧吻别,可当我走进家门以后,准备关门时,后方传来哥哥的声音:[佳慧,不要关...]原来他一直跟在我后面,想必刚刚的情景他有看到,我有些害羞地低着头赶紧进房,并且有些担心的坐立难安,我的恋情,继父和哥哥并不知道,我也不想让他们知道,所以我有些寝食不安,我害怕会遭受继父的谩骂,遭到他们的冷眼。

  哥哥松开了口,把我的乳头从嘴里吐出来,而他粘乎乎的口水正从乳头上滴下来。

  哥:[小骚货!他妈的奶子这么敏感!这么快就硬了!哈哈!]哥得意的笑着,接着突然掀起我的制服裙,抓住我薄薄的三角裤,用力一扯,只听[嘶...]的一声,我的神秘的少女下体完全暴露在哥哥的眼前。

  平坦的小腹下,是一片稀疏的黑毛,一直从阴埠向下延伸到我紧紧夹住的大腿间,哥蹲下身子,把他那张臭烘烘的嘴贴在了我的阴埠上,来回的用舌头舔着,我本能的夹紧大腿,不让他的舌头进到里面。

  整个家中,只见一个性感的青春美女大张着白玉般的双腿,两腿间的女性器官被一个男人死命的向两边扒开,那两片阴唇再也不能挡住什么,少女鲜红的小阴唇露出在体外,整个房间里充斥着女生娇媚的哼叫。

  我无力的在桌旁扭动着,忍受着来自阴道外面的性攻击。

  哥哥粗糙的手指越来越放肆和大胆,开始只是普通的一抽一插,慢慢的变成了电钻似的快速转动,他长满厚茧的手指在我柔嫩的阴道深处抠挖着,我只觉得阴道口一阵阵的酥麻,本能的想夹紧双腿,可他却大力的扳开我的两条大腿。

  这时,哥哥再也忍不住了,他脱掉了自己的三角裤,他的粗大阳具和他瘦高的身材极不相称。

  他得意的把自己的肉茎在我的下体晃动着,好像在示威似的!我低头一看,吓的几乎晕去,哥哥的鸡巴足有20公分,因为过度的兴奋阴茎表面布满了血管,这哪里像是一个人的生殖器,倒像是一头狼的阳物。

  我吓的心中狂跳,哀求道:[求求你!饶了我!不要!请你放过我吧!呜呜...]可是哥哥已经兽性发作,他把自己的大龟头紧紧贴在了我的两片的阴唇里,开始沿着我的肉缝上下摩擦,从尿道口到阴道口再向下到肛门,往返了几遍之后,他铁硬的龟头上已经沾满了我流出的滑腻淫水。

  这一次他把龟头移到我的阴道口上,没有再向下,而是屁股突然向下一沉,龟头整个被我小小的阴道口包住了。

  猝不及防的我,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,尖声惨叫着拚命摆动细腰和屁股,想摆脱他鸡巴的侵犯。

  [啊...哥哥...你在做什么...呜呜呜呜...呜呜呜呜...哥...不要啊...不要]哥哥低头看着痛苦挣扎的我,视线移到我的下体,他自己那根鸡巴只插进去一小半,插进去的那一小半只觉得又酥又麻又暖和,外面的一大截就更想进去了!我:[好痛啊...哥哥...住手...住手...我还是处女啊...不要...]哥哥:[怎么?男朋友都没操过妳呀?]他听见我还是处女以后,没有手下留情,反而恶狠狠的再一次猛用腰力,这次20厘米的粗大鸡巴全都戳了进去。

  哥哥:[哈,真想不到还是处女...便宜了哥哥我]我疼的直叫:[唉!疼!疼死了!不要!快停!啊!救命啊!哎呀!]哥哥不断用言语羞辱着我:[真爽快...好紧啊佳慧...好紧啊佳慧...]他闭上眼停了几秒钟,静静享受鸡巴给予他的奸淫我的快乐。

  他觉得自己的鸡巴好像被一根细细的橡皮套子牢牢箍住,等了几秒钟,他感觉到我下体里分泌出了更多的润滑液,他这才开始「三浅一深」的前后抽动,我的叫声则随着他抽插的深度和力度不断变化,他听的更是血脉喷张,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粗野,说的话更是污言秽语不断:[小骚货!你的小骚逼里好多水呀!妈的操的真爽!小婊子!小烂逼好紧!]我哀嚎着忍受他一次又一次的抽动:[呜呜呜...放开我...你这变态...放开我...]哥哥:[噢!戳烂妳的逼!戳死妳这小婊子!噢!我操!操死妳!]屋内一个身材姣好的年轻女孩,正在被迫摆出激起男人野性的性交姿势,她胸前两只饱满的乳方向下垂着,随着屁股后面的猛烈冲击而前后晃动。

  这个女孩的屁股是那么浑圆上翘,而她白嫩的屁股正被她的哥哥用手紧紧掐住,白嫩的臀部肥肉都从他肮脏的指缝间冒出来,而哥哥好像还嫌不够用力似的抓着,以至于女孩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了一条条他抓的红红指痕。

  我哭着求他饶我:[哥...不要啊...呜呜呜...呜呜呜...]想不到,哥哥竟对我说:[长痛不如短痛,反正妳迟早也是要让男人操的...好好享受吧][不...不...为什么...你这变态...你这变态]他用腰猛力刺着我,这动作更加激烈,我感受小穴的撕裂痛苦以及身心上的痛苦,我持续的哭泣,我身为女人的第一次竟然就这样被眼前的男人拿走,那层宝贵的膜,已经成功被我不爱的人刺穿过去,我低下头看,那纯洁的象征缓缓流出一些处女血。

  我低声地趴在桌上哭泣着,他的肉棒仍埋在我的小穴里头,小穴里面的肌肉紧紧地紧箍着他的肉棒。

  哥哥自己也低头不断欣赏,看着自己的粗大阴茎在怎么样奸淫这个继母带来的妹妹,[啊...佳慧...妳真漂亮啊...佳慧...啊...好爽快...啊...]我:[呜呜呜...住手...住手...你这变态...][佳慧...哥哥可是妳第一个男人啊...佳慧...妳夹的好紧啊...]哥哥越看越兴奋,越操越快,戳进去的力度和深度也越来越大!终于他的龟头一阵麻痒,滚热的精液从他的阳具里射出,从他的鸡巴和我阴道口的结合处流出一大滩白浆,顺着我光滑的大腿内侧流下来。

  哥哥的嘶吼叫声终于停息了下来,而我已经半死不活的被他扔到地上,白白的屁股上是十条红色的指痕,大腿内侧沾满了混浊精液还有我宝贵的处女血。

  [呜呜呜...为什么...为什么要强暴我...为什么...呜呜呜...呜呜呜...]此时的哥哥冷冷的对我说:[快穿上衣服吧,今天的事相信妳不会跟人说]随后他拿起手机对我拍下了几张照片,他说:[真爽...早就想干妳了,没想那么爽快][你这变态...禽兽...禽兽...呜呜呜...呜呜呜...不...不...]

  大约过了一个月的时间,这一个月以来,我不知道忍受了哥哥几次的奸淫,他总趁着爸爸回来之前强暴我,并且要我放学马上回家,因为这样他才有足够的时间多玩我几次,就连这一个月里,当我月经来时,他依旧不放过我,他要求我帮他口交取代性交。

  我趴在床上,哥哥从我背后插入,这样的姿势是他最喜爱的,他几乎每一下都用尽全力,直到龟头顶到我的子宫口。

  我被他的蛮力顶的全身一前一后的不停摇耸,只觉得屁股被他抓的好疼,阴道里更是一阵火辣辣的感觉,向下垂着的两只乳房不听使唤的跟着前后晃动,扯得我乳根好疼。

  这个月不下数十次的的性交,我对他的奸淫早已麻痹,只能低声的呻吟,[呜呜呜...呜呜呜...]哥哥:[小骚货!妳叫啊...老子戳死妳!噢!噢!我戳!我戳!]他老二在我屁股后面兴奋的吼叫,我的下体完全被他操翻了,两片阴唇红肿胀大,向外翻开,红嫩的小阴唇则紧紧含住了他粗黑的肉棍。

  他的淫棍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不少的白色粘液,鸡巴抽插发出的淫声也越来越大!哥哥这样的猛戳了大概半个钟头,一阵快意从他的龟头传出来,他再用力的戳了几下,终于精门大开,浓浓的精液灌进了我的阴道里。

  我眼角的泪水渐渐干涸,红晕涌上脸庞。

  哥哥看着我一对丰盈的乳房在身下随着他的抽插前后晃动着,疼爱不已,身体略往前倾,伸手抓起了一只乳房,边干边揉起来。

  我只觉阴道内快感越来越强烈,一种罪恶的快感升了上来,羞耻之心悄悄消失,身体随着本能的驱使摇动着,口里忍不住发出呻吟声。

  [佳慧,妳真漂亮,爽不爽,爽就大声叫出来。

  ]哥哥兴奋地干着我,把头俯到我的脸边吻着,随着哥哥的挺动,我身体不停地晃动着,秀发在跳跃的丰乳边抛来抛去,黑白相间,别有情趣,一旁的爸爸直看得于海眼冒金星,他赞叹着:[从没这么爽过,真是太好了,佳慧]爸爸双手恋恋不舍地摸着我曼妙的肉体,嘴在她的俏脸上不停地吻着。

  哥哥则是搂着我,持续地操着我,汗味与精液的味道交杂在空气中,哥哥:[佳慧,舒服吗?妳男朋友都不知道妳床上这么厉害吧]我:[你们这些禽兽...无耻...]哥哥:[爸,我一定要干到佳慧怀孕,我要她怀我的孩子,给我当老婆]爸爸则是在一旁笑着说:[妳就当我的媳妇,偶尔也借爸爸用用]那晚,我被他们父子两一个个的轮流而上,他们在我紧小的阴道里发泄着他们的兽欲,等他们轮完三遍,我的阴道已经又红又肿,身上更是糊满了他们射出的白色浓精。

  就这样,往后的日子,我被这个家的人不断的催残,就连我男友有时打给我,我都只是跟他说身体不舒服,所以声音怪怪的,事实上,我有时接电话时,都是被这两父子奸淫着,强忍着泪水深怕被发现不对劲!这样的日子,持续了六七年,因为她们父子俩,我不知道拿掉了几个小孩,而我的初恋情人,几个月后我觉得愧对他,进而向他提出分手,在和我分手时,他不知道我的遭遇,也更不曾得到我的身体,被强暴的日子,直到我嫁人以后才结束,而我从未再回去过那个娘家。

  到现在,我结了婚,和老公做爱的同时,还是时常回想起被人糟蹋的经过。